美国一年枪击案死多少人(巴黎市区发生枪击事件,致2人死亡4人受伤)

美国每年死于枪杀案的人数是多少,有无权威统计数据?死者又多是什么人?

美国每年因为枪击死于非命的人一两万人,这里每年就涉及了美国一两万个家庭及其家庭成员遭受苦难的记忆和对美国社会的仇恨,仇恨是会传染的,一个苦主及其家庭成员围绕他们感同身受的人可能会有一百人以上,那么每年有这种情绪危机的人数量会成几何型增长,情绪有时会因为一个眼神就爆发生命危机,美国三亿多人,到现在因为上述危机而已的人口统计一下也是很庞大的,所以美国这个危机四伏的国家已经无解。上帝保佑他们

看过一些美国媒体报道,二战后1945年美国到2018年因为枪击死亡的人数超过160多万人,至于每年,具体数字我记不清了,但是惊人的。原因大家都懂得,枪支合法。至于因为枪击案死去的人,都不会涉及到那些富人们,因为美国的商业区和金融街和那些大型机构和企业,因为所在区税收很多,有很好的安保系统,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黑人和少数族裔聚集区,就会枪支和毒品泛滥—所以,大家要有个清晰的认识,所谓美国的发达和民主,要看你所处于第几阶层,你要是下层的生活—那就不要奢求太多。还有,中国人移民过去,你作为华人,在中国混得不好,在美国也不要奢望过的多么好–,但你在中国发展很好,因为环境,空气等原因移民,做好思想准备过去的生活也能不会向你想象的那么好,最好的也就是美国的中产阶级生活但也只是指生活,你的熟人和朋友圈子也是华人,而白人圈子不会接纳你好吗! 老公的两个表哥在美国一个留美博士,一个留美硕士,在美国工作了一些年,都不很理想,结果一个回国在上海发展,发展的很好(工资比在美国多太多),还有一个去的香港,在一个大学教书(而之前在美国的工作不太稳定),要知道这俩人都是有美国奖学金的,当然大学一般.所以,你非常出类拔萃,又非常不喜欢中国的压力和竞争—,你可以出去,但还是一句话,你融入不了美国主流社会,虽然这对于大多国人无所谓。

法国12月11日出现疑似恐袭案,已造成2人死亡11人受伤,对法国局势有何影响?

特朗普想越闹得热闹越开心。马克龙,还敢同我唱对台又?暂时还不懂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后患????

马克龙真是命硬,正愁怎么解决黄马甲运动,恐袭一来相当于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对于深陷内政危机的统治者来说,出现外敌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稳定局势的良机,可以用树立靶子的方式,将民众注意力集中在外敌上,以缓和内部矛盾,团结民众同仇敌忾的对抗外敌,统治者的执政危机自然可以消解。

美国一年枪击案死多少人(巴黎市区发生枪击事件,致2人死亡4人受伤)

需要注意的是,在外敌的选择上需要谨慎,不能招惹实力强大的敌人。典型的如82年马岛之战,就是阿根廷军政府为了转移注意力发动的战争,但是低估了英国的决心和能力,一厢情愿的认为撒切尔夫人为首的英国不会为远离本土的岛屿劳师远征,最终阿根廷战败,军政府倒台。

这次法国疑似恐袭,简直是一个绝佳的敌方。首先,目前还未有组织宣称负责,大概率是一个独狼式行为,法国不用肩负反恐战争的重任。其次,恐袭的恐怖之处在于使社会出现不安全感,试想一下如果在大街上闲逛就有被枪击的风险,谁还敢上街?

所以法国这次恐袭,影响够深入,且对手不强,马克龙可以顺势推动法国加强治安工作,以强调防范恐袭为名,限制法国人的游行示威,并可以对打砸现象名正言顺的处理,毕竟有反恐的需求。同时在恐怖袭击的威胁下,法国人也会减少游行力度,使黄马甲运动趋于平静。

马克龙在恐袭案上所做的文章还很多,比如防范恐袭需要增加费用,可以推动法国加税,以弥补取消提升燃油税和增加福利带来的亏空。由于申根协议,防范恐袭需要欧洲国家集体合作,马克龙可以顺势推动欧洲的整合力度。总之,恐袭虽然是悲剧,但是在政治家的手上,却能成为施展才华的良机。如果用阴谋论的思维,都可以认定马克龙放任恐袭了,就像是二战期间的珍珠港阴谋论一样。

至于恐袭案,首先必须得强烈谴责针对平民的暴力,这是对人类文明价值的践踏。案件发生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一个圣诞集市上,目前的消息是嫌疑犯29岁,已造成4死11伤,在枪击后,嫌犯抢夺一辆出租车在逃,在本文写作前,目前还未得到抓捕的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媒体公布的消息,嫌疑犯是上了法国重点监控的名单的,也就是法国官方在事发之前,都已经认识到嫌疑犯的危险性,需要进行重点监视。嫌疑犯从获取枪支弹药到实施案件,法国警方居然没有任何警觉,实在是令人费解。

在911后,美国迅速退出了《爱国者法案》,规定警方为反恐可以搜寻可疑人士的信息,包括电话、邮件、医疗纪录等,其中最有力的措施是警方可以和移民局合作驱逐疑似恐袭人员,在爱国者法案实施后,美国没有像欧洲国家出现重点监控的人员发动的恐袭案件。

但是在法国,已经出现数次类似的案件,这并非法国警方不给力,是和欧洲的自由主义思想一脉相承的。从法国大革命开始,自由主义一直是欧洲的主流思想,其核心内涵是强调人的第一属性不是国民,而是公民。

这个公民可以是德国的公民也可以是法国的公民,对于国家认同感是比较低的,简而言之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收纳移民是天然的义务,所以欧洲大量接纳难民。个人的隐私是绝对重要的,为此可以付出安全代价,所以欧洲版的《爱国者法案》迟迟不能出现,也就难以杜绝恐袭案。

从大格局角度,在美国出现爱国者法案后,实际上已经背离了自由主义。欧洲不甘于成为美国的配角,一直试图成为世界一极,必须力抗自由主义大旗,以期在舆论上占的先机。

法国的恐袭案,依然是自由主义思想下的安全问题,究竟是安全重要还是自由重要,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但是从历史的角度,安全问题的趋于严重会促使自由主义的瓦解,法国也许离这一天也不远了。

我是夕惕若,欢迎关注。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