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还有吗(非诚勿扰是真的)

非诚勿扰还有吗(非诚勿扰是真的)

作者 | 月弥

十点人物志原创

2010年,江苏卫视一档叫做《非诚勿扰》的相亲交友节目,将观众们带入“全民相亲年”。

女嘉宾马诺一句“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成为刷屏几年的热点话题。

孟非、乐嘉这对“光头搭档”随着节目的爆火,从名不见经传到逐渐走红。

11年后的今天,选秀、演戏、旅行生活等各类综艺节目遍地开花,《非诚勿扰》的收视率依然稳坐同时段第一。

《非诚勿扰》11周年时,孟非发微博问大家,“说说十一年前你在干嘛?”

评论区里,除了对孟非个人的喜爱,也有粉丝们对节目的真情流露。

“当年看《非诚勿扰》还不懂感情和婚姻,但听多了孟爷爷的点评,渐渐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幸福。”

《非诚勿扰》11年

2010年底,《非诚勿扰》开播,仅用了不到10集,收视率就超过3%,一举拿下了年度综艺收视率榜首。主持人孟非,一下子从江苏省火到了全国。

那一年,22岁的马诺参加《非诚勿扰》,青春靓丽又心直口快的她很快就成了舞台上最引人瞩目的女嘉宾。

有男嘉宾说自己没有花太多心思打扮,是自然美,马诺直接开怼:“我希望导播能给我们放一首《解脱》,然后让他下去就算了。”

一位中年男士上台,马诺更是毫不客气地吐槽:“如果知道你来,我就让我妈代替我来了!”

一个喜欢骑行的“穷小子”想与马诺牵手,问她愿不愿意一块骑单车,马诺斩钉截铁地拒绝:“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要坐在单车上笑”。

马诺此话一出,一夜成名,也从此背上了拜金和虚荣的骂名。

2011年4月,女嘉宾王佳连续4期在《非诚勿扰》中出镜,她是西北大学的高材生,一袭长裙,温婉优雅。最终,她成功牵手北京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张天翼。

正当王佳以为自己要迎来幸福时,张天翼留下了一条“要去美国公干”的消息,此后再无音讯。

失意的王佳被一位叫“文文”的网友打动,见面后不到半年,两人便决定结婚。

婚后王佳越想越不甘心,“文文”仅是个小职员,连婚房也是按揭的。更让她心理失衡的是,以前一起上节目的小姐妹,有的成了阔太,有的甚至当上明星出了专辑。

每次丈夫劝告她“回到人间”,他们都会爆发激烈的争吵。2012年8月,怀有八个月身孕的王佳杀死了自己的丈夫。

不仅许多年轻人都想上《非诚勿扰》出名、交友,刘烨、陆毅、佟大为、郭德纲、刘恺威等明星都曾在《非诚勿扰》里担任过“非诚合伙人”。

何润东还为了宣传新剧,上台当过一回男嘉宾。他当时和孟非打赌,能留到20盏灯孟非就请他吃饭。

结果何润东穿着一身清洁工的衣服上台后,第一轮就被灭掉了七盏灯,一位女嘉宾解释道,“我对清洁工非常尊重,只是不喜欢厚嘴唇的男人”。

嘉宾换了又换,商业价值也一路水涨船高。2015年,有超过200档综艺节目上新,但非诚勿扰的地位依然无可撼动,以5亿的冠名费高居当年综艺之首。

11年过去,非诚勿扰服务了近万名嘉宾,有超过500对男女牵手成功。

除了这些明星和素人,从《非诚勿扰》受益最大的,还有嘉宾乐嘉。

2010年,制片人王刚看重了孟非的评述和现场反应能力,把他抽调来做新节目《非诚勿扰》。

节目还需要一个电视新面孔来当嘉宾,定位是“心理专家”,王刚经人介绍,找到了乐嘉。

节目没录制几期,乐嘉找到制片人要求改节目流程,他需要随时插话,点评嘉宾的言行。 “我是《皇帝的新衣》里那个小孩,最大的功效就是——讲真话。”

没想到改版后节目效果出奇的好,孟非睿智幽默,乐嘉则是犀利辛辣,但又能切中要害。再配合上黄菡的优雅,《非诚勿扰》很快打出了独特的风格。

孟非和乐嘉这对搭档,还被观众亲切称为“光头组合”。

有一期乐嘉和一位女嘉宾起了争执,女嘉宾许亚丽有个偏瘫的哥哥,父母又没什么劳动能力,全家上下靠许亚丽养着。

乐嘉毫不客气地吐槽:“没有哥哥的拖累的话,你可能会变得更加自由。”

结果这话激怒了女孩,她和乐嘉吵了起来:“我觉得你太不善良了!”,场面一度失控。

好不容易等到说话间隙,孟非解释道: “我想你可能误会乐嘉老师了,他只是想把这个问题呈现出来,可能这样更容易让别人对你加深一点了解。他没有别的意思。”

许亚丽依旧不满,孟非再次笑着说道:“你受过这么良好的教育,没看出来(乐嘉的好意),我有点吃惊和意外。”节目录制这才得以继续。

这样的场面在当年的节目里时常出现:乐嘉的“毒嘴”将节目场面炸开,孟非则在乐嘉把场面拉向边缘的时候,及时活跃气氛完美圆场,让节目重回正轨。

《非诚勿扰》录到第三年时,乐嘉没打招呼直接消失了一个月。后来录完最后一期之后,没留下任何声明就离开了,直到半年后才在微博上正式告别,理由是:“不好玩了,我学不到想学的东西,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之后的乐嘉辗转参与过《超级演说家》、《超级先生》等节目的录制,但没了孟非打圆场的他,几乎是一点就炸,与不少明星在录制现场公然掐架。

后来乐嘉逐渐销声匿迹,有人说他被“封杀”了,还有人曾拍到乐嘉在街头做商业演讲赚钱。

《非诚勿扰》的“非”,是孟非的“非”

在《非诚勿扰》十周年特别节目上,节目组邀请了曾在《非诚勿扰》上牵手结婚男女嘉宾的孩子们,孟非问他们:“你们都知道我是谁对不对?”

一个小女孩儿立刻回答:“孟爷爷!”

有人说,《非诚勿扰》是“铁打的孟非,流水的嘉宾”,孟非就是《非诚勿扰》的精气神和“情商担当”。

主持人胡紫微说,等着看孟非如何收拾局面如何圆场,曾是她看《非诚》最大的乐趣。

一次,一位女嘉宾反复强调自己家族智商优越、基因拔群,他会委婉地提醒说:“如果我是一个男嘉宾”,提示对方考虑听话者的感受。

孟非希望节目有明确的导向,善意、平等、尊重是他最在意的,面对一些嘉宾的言论他常常忍不住就“飙了”。

有次节目来了一位男嘉宾,表示自己不接受单亲妈妈,觉得她们“道德败坏”,不“原汁原味”。

孟非出离愤怒,在男嘉宾还未说完的情况下直接让对方离场,“这个舞台上什么时候离开,我说了算”。

还有一次一位女嘉宾要求男生每天给她洗脚,这样的矫情一秒钟把孟非惹火了,“这不是撒娇,是作死。”

于是任由她整场节目举断手,孟非也没再给她发言机会,下场之后还让制片人警告她,如果下次再不礼貌,就不必出现在这里了。

这样接地气的价值观和临场反应能力,与孟非此前做出镜记者的职业经历分不开。

在《非诚勿扰》之前,孟非在《南京零距离》当主持人,一当就是9年。

在那9年间,为了能在每天直播的一小时里,对老百姓最关心的时事新闻做出最能反应大众内心的解读,成为一名合格的城市平民代言人,孟非每天早晨都会看8、9份报纸,并且在6点50分之前写完一篇千字评论。

3000多个日日夜夜,不曾有一日间断。

有一次,他在节目中收到了一个小伙子的紧急来电,电话中的小伙子心急如焚,说与他一起从外地来南京打拼的女朋友和他闹了分手,此刻音讯全无,他走投无路,只得求助《南京零距离》。

孟非仍然记得自己当时在节目中给出的答复:

“两人一起来异地打拼,互相照应扶持,很不容易。不管出了什么事,再给他一个机会,见一面,不好么?”

那天下班以后,孟非收到了许多通讯员拿着DV拍摄到的画面:南京街头上,这位小伙子与姑娘再度见面,而旁边围满了鼓掌欢呼的老大妈们。

也许从那时候开始,上天就发现了孟非的另一项隐藏天赋:为姻缘牵线搭桥。

江苏台前台长周莉曾说,《非诚勿扰》的底色是民生新闻人孟非的出身决定的,《非诚勿扰》没有稿子,只有一条主线,孟非不是报道新闻的人,他是讲新鲜事的,对现场的反应很快,许多事情在现场爆发出来,他就当新闻来处理。

在《非诚勿扰》,民生新闻人孟非依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主持人,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的本质。

2019年,他接下代际相亲节目《新相亲大会》,这档节目是子女带父母一起相亲的节目,比起男女双方在场的“非诚”,增加了代际沟通的《新相亲大会》更见冲突与矛盾。

孟非将自己置于一个观察者的角色,观望嘉宾的欲望和经历、情感及需求也看看中国父母们与时俱进的婚恋观念。有时候他也选择“放一放”,很多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一次有位母亲强调自家孩子得找个能伺候他的对象,“那你干嘛不上保姆市场?你家孩子是宝贝,别人家的也是宝贝啊,干嘛就得上你家做保姆?”录制结束到了后台,他才把这句吐槽说了出来。

《非诚勿扰》11年来收视常青,离不开孟非的观众缘。他在台上的角色独一无二,时而正气凛然,时而又能调节气氛。

就像一个大厨,有他在,味道就有保障。很多观众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没有孟非的相亲节目,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大家都说,《非诚勿扰》的‘非’,是孟非的‘非’”。

草莽气中带着书卷气

黄磊在《非诚勿扰》做嘉宾主持期间,常常被孟非的状态感动,说他看到孟非评男评女的样子,想到木心书里的一句,“草莽气中带着书卷气”。

这确是对孟非中肯的评价,即使是红遍全国之后,他总是强调自己出身社会底层,在节目上如此,在生活中也是如此。

1971年,孟非出生于重庆,12岁时随父母定居南京。

孟非从小喜欢阅读,擅长写文章,语文老师说他是难得的人才,然而到1990年高考时,孟非却因为极度偏科落榜了,他的语文成绩仅次于江苏省文科状元,可数理化三科的总成绩却不足100分。

为了寻找出路,孟非和一帮同学去了深圳。奔走了一个多月,也只谋到一份临时搬运工的差事,后来又陆续做了送水员和保安。

当时孟非的父亲是江苏电视台的中层干部,按理说给儿子找一份工作应该没太大问题。

偏偏爸爸是个不愿意开口求人的人,没给孟非帮忙。在七十岁大寿的饭桌上,孟非父亲回忆起这段往事,表达了对儿子的愧疚。

但孟非对此早已释怀,并且从那以后,有了一个重要的人生原则:永远不要对别人的帮助有太高期许,凡事靠自己。

后来孟非应聘上了江苏广电下属的一个印刷厂,当印刷工,干的自然是体力活儿,也是这段日子,让孟非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在社会中属于哪个阶层。

印刷工的手常年在油墨里浸着,肥皂洗衣粉都没有用,得用钢丝刷蘸着机油使劲擦才能洗出皮肤的颜色。

一次有个女孩请孟非吃饭,那天他洗手的时间比平时都长,以为已经洗得很干净了,结果上了餐桌,在雪白的台布映衬下,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还是黑的。“觉得配不上桌布,悄悄把手放到了桌下”。

直到现在,孟非听到有人说“手指甲黑糊糊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检查自己的手指甲。后来在节目中遇到乐观朴实的男嘉宾,哪怕物质条件不那么好,孟非言语上也会多有帮衬。

今年是孟非做婚恋类节目的第十年,很多人问他,有没有疲惫感,想不想做点别的。

孟非回应,要说疲惫感,“非诚”做到三年多的时候有过,但同样一份工作做到上十年之后,就不存在什么疲劳期了,“就像跑马拉松,已经过了生理极点。”

其实,孟非不是没有过别的机会。

2014年,冯小刚任春晚总导演,他给孟非打过电话,问他能不能来趟北京,想听听他的看法。孟非婉拒,说自己是台里的员工,要听从台里派遣,如果问个人,“我个人什么事儿都不想干”,最后还是没去。

此后孟非连续三年拒绝了春晚的邀约,也拒绝过央视抛来的橄榄枝,回想起这件事,孟非依然清醒地坚持自己的选择:

“第一,我没有兴趣。第二,那个舞台不适合我,那样的说话不是我能说得了的,那种高亢、嘹亮那样的,说不出来,我只适合这样的有交流的。”

这些年,孟非似乎与相亲节目绑定了似的,从《非诚勿扰》到《新相亲大会》,再到《我们恋爱吧》,他在不同类型的相亲节目中穿行。

他说,即便婚恋情感探讨可能“撞题”,但舞台上人来人往,每个人的反馈都不同。

普通中年男人

工作之外,孟非将工作与生活分得很开。他下了班便不再接工作的电话,一旦回了家,就没有什么能在非工作时间把他给薅出来。

他依旧去菜场买菜,住普通小区,平时喜欢摄影、旅游,最喜欢的偶像剧是《流星花园》。

他与在印刷厂结识的工友们,30余年的情谊保持至今,每月聚会,轮流请客。

他把开小面馆看做自己人生后半段的一个重要目标,孟非的朋友沈浩波说,“他对小面的热情有一段时间几乎高于一切。你感觉就是每卖出一碗小面,比主持了一期《非诚勿扰》还要兴奋。”

孟非始终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很多媒体采访过我,采访过之后他们都感到很失望。”

《非诚勿扰》编导兰薇眼中的孟非,是个“永远不会老的热血青年”。他依然会为了嘉宾不合时宜的发言而气愤。

一次《新相亲时代》的录制现场,男嘉宾拒绝了一位专程为他而来的女嘉宾,而后又找补了一句:“我们下去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在台上,孟非不带缓冲、声色俱厉:“你当场把我拒绝,没毛病。但你怎么拒绝?这几乎近似于一种羞辱式的拒绝。哪怕说你说‘我们做普通朋友吧’,不会说话你也找个台阶下。”

除了主持人的立场,这段发言有孟非自己的关怀与痛点吗?孟非没有否认:“这就是一个到这个岁数的中年男人,还保持着对生活没有泯灭的热情。”

孟非曾在节目中自嘲,“网上有人给我留言说,《非诚勿扰》怎么还在呀这个节目?”

去年《非诚勿扰》策划十周年特别节目上,黄菡、黄磊等历年嘉宾齐聚现场。那天的孟非,难得地流露出感性的一面:

“我有四分之一的职业生命留在了这个舞台,我最大的感受是,其实我的样子没多大的变化,但我的女儿从开播时候的小学到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

很多网友都说,自己是看着《非诚勿扰》慢慢长大、变老的,这让孟非心生感慨:

“这些话语让我知道了,我们的节目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意义,叫做陪伴。”

点【在看】,感谢陪伴,孟爷爷辛苦了

本文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部分参考资料:

1. 《人物》封面报道 | 孟非:浪中之石

2. 捕娱记:专访|“相亲”十年,孟非的“月老经”

3. 新浪娱乐《新青年》:解密《非诚勿扰》 独家对话孟非

4.往事叉烧:回不去的《非诚勿扰》:乐嘉孟非决裂史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