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工程师是做什么的(工作职责和必备技能)

记者:您如何看待近年来中国桥梁建设的飞速发展?有人认为中国是桥梁大国而不是桥梁强国,您如何看?

桥梁工程师是做什么的(工作职责和必备技能)

王用中:“文革”前调整时期,桥梁建设有一定发展,但是很快就因“文革”冲击而停滞。“文革”期间想建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搞预应力桥,但大家对预应力是什么都不清楚。“文革”结束,1981年我参加了科威特布比延大桥的施工,这是座空间桁架结构的预应力桥。法国施工单位让我做设计监理工程师,当地人很惊讶:中国人竟然会搞现代化桥梁。他们跟法国人说中国人公开操作你们的图纸和笔记,你们不担心吗?法国人说不用担忧,他们学回去,十年之内中国也没有机会建设现代化大桥。科威特报纸还写了一篇报道《红色间谍,优秀的工程师》。

从科威特回来之后,1983年我参加了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建设,幸运的是我很快就当上总工程师,首次将钢绞线运用于我国桥梁。现在钢绞线、预应力是很简单的概念,但在那时在中国是第一次。从那之后,我国桥梁建设突飞猛进。可以说,现在中国桥梁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是世界第一,研究、施工水平都不错。

我到处游历,见过很多国家的桥梁。美国基础建设过了高潮期,他们建一座自锚式悬索桥需要15年,我们2年之内就能建成。有人说我们工程质量不如人家,速度快,有些粗糙的地方,但我仍不完全同意我们不是桥梁强国的观点。我们什么都能干、什么都能超过人家,那就是强。为了不让年轻人骄傲,可以说我们还需要努力,但客观评价,我认为中国确实既是桥梁大国又是桥梁强国。

记者:您从事了近60年桥梁建设工作,对桥梁工程师、桥梁建设单位有哪些建议?

王用中:跟整个社会对人的要求一样,桥梁工程师要提高社会责任感。有时我们的工程师给人家的印象是为了某种需要,不太坚守职业操守。比如会为了所谓的政治需要,不遵守原则。我觉得桥梁工程师的职业操守还是要坚持的。如果行政领导都有科学思维,工程师都遵守科学原则,那么不合理的现象都可以抵制。碰到技术问题,所有的人都要采取科学态度,不能屈服于长官意志。

记者:我国建设大跨度桥梁是否存在为了业绩,追求大跨度而建大桥的现象?

王用中:桥梁界一直存在一种“奥林匹克”精神。追求第一,与中华民族历史有关,是民族心态使然。但是特大桥设计人员还是要考虑到实际桥位和地理环境。例如沪通长江大桥,主跨1092米,在斜拉桥领域位居全国第一,但是绝对不会在黄河上建这种跨度的桥。所以,单纯为了追求大跨度而建大跨度桥比较少见,真正列入世界桥梁表里的跨度都是有其合理性的。很多桥梁总是在宣传时称其某某第一,既因为民族心态,也与奖励制度、管理评价办法和体系有关。

记者:黄河建桥和其他水域有何不同?

王用中:黄河分三段,俗话说“钢头,铁腿 ,豆腐腰 ”。“钢头”即兰州或潼关以上,河床基本稳定;“铁腿”指山东一段;“豆腐腰”,指河南一段,河床摆动厉害,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摆动范围约50公里甚至更多。所以黄河上建桥有几个特点:第一,要适应黄河摆动。黄河桥一般很长,都是长桥;第二,要考虑冲刷淤积。黄河钻到100多米都没有岩石,全部为上游冲下来的细沙滚沙层,必须采用摩擦桩;第三,黄河的安危决定了桥梁的设计。黄河泥沙含量大,冲刷淤积大,冲刷深度约20多米,郑州段的黄河河床底甚至比郑州还高。所以,黄河上建桥跨度不一定大,但是绝对长度要大,采用大直径钻孔来解决复杂的桩基施工问题。

记者:您参与建设的桥梁中印象深刻的有哪些?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

王用中: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参与建设的黄河桥——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当时我担任副总工程师。这座桥是在改革初期建的,很有意义。原来黄河上并没有公路桥,这座桥可以说是一个开创之作。至今,我主持了7座黄河桥的建设,黄河(公路)桥从无到有,发展速度飞快。郑州黄河桥有三个开创性的技术,第一是大直径钻孔桩技术,第二,它是中国第一座采用低松弛预应力体系钢绞线的桥梁,第三,大桥桥面连续而不是结构连续。

大直径钻孔桩在郑州黄河桥应用以后,在国内开始广泛应用。同时,预应力体系在当时也是第一次运用。例如钢绞线,现在用得很普遍,但是当时只有天津三厂生产钢绞线,一盘仅600公斤,而且歪歪扭扭。施工的时候,钢绞线供应不上。正好,当时台湾商人采用了美国技术生产现代化钢绞线,我们就开始使用这个。现代低松弛钢绞线是我带头使用的。原来预应力锚具都是自己生产,从郑州黄河桥开始,开拓了一个预应力锚具市场。郑州黄河桥对中国大直径钻孔桩和桥梁预应力技术有开拓性的贡献。之后是开封桥、东明桥、三门峡桥等,在我退休以后,2006年,我搞的波心高板预应力混凝土桥,这个技术,法国人提出,日本人大量用,中国人不用,我带头在山东鄄城黄河桥使用,后来中国大量使用。

记者:您能否结合多年工作经历,谈谈工程师工作态度、责任心的问题?

王用中:现在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有一条叫“敬业”,我希望工程师能够做到敬业。所谓敬业,就是尊重你的专业,一是认真钻研业务;二是热爱自己的工作岗位;三对自己的岗位负责。这是基本要求,我认为年轻人还是要加强基本功的锻炼,要刻苦,要坐得下来。任何事物都是优胜劣汰的必然选择,能坚持的人就会获得最后的成功,天道酬勤。一个人成功有三要素:个人素质、后天的努力、机遇。同时,桥梁工程是一项集体劳动,一个好的工程师要会处理人际关系,需要综合能力。工程师就是做工程的老师,要带徒弟;做事先做人,要会做人方能做好工程师,把自己永远作为工程中的一部分。

人物链接:

王用中,男,1936年出生。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1960年毕业于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曾任河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院长、河南省高等级公路建设监理部总监理工程师。曾是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委员会专家、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杭州湾大桥顾问、中国公路桥梁学会名誉理事、英国皇家公路学会荣誉会员。现任河南海威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历任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开封黄河公路大桥、东明黄河公路大桥、三门峡黄河公路大桥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其中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获国家优秀工程银质奖、优秀勘察金质奖;开封黄河公路大桥获国家优秀工程铜质奖;东明黄河公路大桥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共发表论文70余篇,出版专著2部。

王用中是中国预应力砼工程技术、大直径钻孔灌注桩技术的开拓者之一,对高性能高强砼、预应力砼结构延性研究、波形钢腹板预应力砼桥研究、折线配筋预应力砼先张梁研究取得较突出成果,先后获“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国家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等称号。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