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亚夫军细柳翻译及原文什么意思(周亚夫军细柳文言文翻译和原文)

请问谁知道《周亚夫军细柳》这篇文言文的主要意思?

周亚夫军细柳翻译及原文什么意思(周亚夫军细柳文言文翻译和原文)

1.  周亚夫军细柳  [题解]  周亚夫,汉高祖刘邦功臣周勃的儿子,汉文帝时封条侯,河内太守,中尉(仅次于太尉的军事长官)。公元前158年,匈奴大举入侵,烽火直连长安。汉文帝调兵遣将前往抵御,其中有一支军队由周亚夫率领,驻扎长安以西细柳(地名)。汉文帝为鼓舞士气,亲自出驾慰劳。一路经过霸上军、棘门军,驻军将军恭恭敬敬地迎送,唯独到周亚夫驻扎的细柳军,皇帝的前卫和车驾被挡在军营大门外,皇帝不得不下诏书通报,营门才准入。周亚夫不出来迎接,见了面不行跪拜礼。皇帝走时,周亚夫不送。这在当埘 ,实属罕见。群臣均为之吃惊,以为周亚夫目中无上,傲慢无礼。但汉文帝却不见怪,对周亚夫治军严明大加赞赏。  汉文帝死后,汉景帝继位,暴发了“七王之乱”,叛军号称五十万,近逼京都。景帝任命周亚夫为太尉,会集大军迎击叛军,只三个月,就平定了叛乱。  周亚夫军细柳这则历史故事,摘自《资治通鉴》。《史记》中也叙述甚详。  [原文]  冬,匈奴三万骑入上郡,三万骑入云中,所杀掠甚众。峰火通于甘泉、长安。以中大夫令免为车骑将军屯飞狐,故楚相苏意为将军屯句注,将军张武屯北地,河内太守周亚夫为将军次细柳,宗正刘礼为将军次霸上,祝兹侯徐厉为将军次棘门,以备胡。  上自劳军,至霸上及棘门军,直驰入,将以下骑送迎。已而之细柳军,军士吏披甲,锐兵刃,彀弓驽持满。天子先驱至,不得入,先驱曰:“天子且至。”军门都尉曰:“将军令曰:‘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居无何,上至,又不得入。于是上乃使使,持节诏将军:“吾欲入营劳军。”亚夫乃传言:“开壁门。”壁门士请车骑曰:“将军约:军中不得驰驱。”于是天子乃按辔徐行。至营,将军亚夫持兵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天子为动,改容式车,使人称谢:“皇帝敬劳将军。”成礼而去。既出军门,群臣皆惊。上曰:“嗟乎,此真将军矣!昔者霸上,棘门军若儿戏耳,其将固可袭而虏也。至于亚夫,可得而犯耶!”称善者久之。月余,汉兵至边,匈奴亦远塞,汉兵亦罢。乃拜周亚夫为中尉。  (注:驻军三日以上为“次”。)  [释文]  冬,匈奴三万骑兵入侵上郡,三万骑兵入侵中郡,杀掠很凶,报警烽火连绵不断,直通甘泉、长安。汉文帝派中大夫令免为车骑将军屯兵飞狐,派原楚相苏意为将军屯兵句注,派将军张武屯兵北地,派河内太守周亚夫驻军细柳,派宗正刘礼为将军驻军霸上,派祝兹侯徐厉为将军驻军棘门,以防备匈奴入侵京都。  汉文帝亲自劳军,经霸上、棘门军,车驾直接驰入,毫无阻挡,将领都恭侯迎送。到细柳军,将士身披铠甲,手持兵器,弓箭。天子的先头护卫到,不给进军营大门。护卫说:“皇上快到了。”守门军士说:“我们将军有令,在军中只听将军号令,不听天子诏书。”一会儿汉文帝到,也不得入内。于是汉文帝派出使者,带着手谕去见周亚夫,周亚夫才传令打开壁门。这时壁门守卫请车驾慢走,军中不得驰驱。汉文帝吩咐车夫慢慢行走。到了军营内,将军周亚夫带着刀剑向皇上行揖礼,说:“披上铠甲不下拜了,以军礼致意。“汉文帝很受感动,改变了原定的仪式,直起身子用手扶在车木上,表示敬意,并派人通知说:“皇上特前来慰劳,”完成仪礼而去。出了军门,群臣感到吃惊,但皇帝说:“唉!这才是真正的将军啊!过去到霸上、棘门劳军,简直像儿戏,这些将军可以被袭击俘虏的,至于周亚夫将军,岂可被袭击的么”称赞很久。过了一个多月,汉兵到边境,匈奴兵远去关塞,汉军罢手不追。于是汉文帝提升周亚夫为掌管京师治安的中尉。  [点评]  周亚夫治军,严字当头,连皇帝也不例子外,可谓严得相当彻底了。  在“严”字上,贵在一律,最犯忌的是对人严,对已宽;或者对下严,对上宽。因为这都不是真正的“严”,而是假冒伪劣的“严”。这种假“严”,对人对已,对上对下,都是有害的。正如汉文帝评语:“皆儿戏耳。”同一个人,一会儿唱红脸,一会儿唱黑脸。岂不如同做儿戏一样么?汉文帝的评语,形象而生动,衬托出周亚夫治军,是真正的严,不仅没有怪罪,而且还通过这件事,发现了人才,并加以提拔重用。

周亚夫军细原文和译文?

1.周亚夫军细柳

司马迁

【原文】

文帝之后六年,匈奴大入边。乃以宗正刘礼为将军,军霸上;祝兹侯徐厉为将军,军棘门;以河内守亚夫为将军,军细柳:以备胡。

  上自劳军。至霸上及棘门军,直驰入,将以下骑送迎。已而之细柳军,军士吏被甲,锐兵刃,彀弓弩,持满。天子先驱至,不得入。先驱曰:“天子且至!”军门都尉曰:“将军令曰:‘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居无何,上至,又不得入。于是上乃使使持节诏将军:“吾欲入劳军。”亚夫乃传言开壁门。壁门士吏谓从属车骑曰:“将军约,军中不得驱驰。”于是天子乃按辔徐行。至营,将军亚夫持兵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天子为动,改容式车。使人称谢:“皇帝敬劳将军。”成礼而去。

  既出军门,群臣皆惊。文帝曰:“嗟乎,此真将军矣!曩者霸上、棘门军,若儿戏耳,其将固可袭而虏也。至于亚夫,可得而犯邪!”称善者久之。

【译文】

 汉文帝后元六年,匈奴大规模侵入汉朝边境。于是,朝廷委派宗正官刘礼为将军,驻军在霸上;委派祝兹侯徐厉为将军,驻军在棘门;委派河内郡太守周亚夫为将军,驻军细柳,以防备匈奴侵扰。

  皇上亲自去慰劳军队。到了霸上和棘门的军营,直接驱车而入,将军及其属下都骑着马迎接。随即来到了细柳军营,只见官兵都披戴盔甲,手持锋利的兵器,开弓搭箭,弓拉满月,戒备森严。皇上的先行卫队到了营前,不准进入。先行的卫队说:“皇上将要驾到。”镇守军营的将官回答:“将军有令:‘军中只听从将军的命令,不听从天子的命令。’”过了不久,皇上驾到,也不让入军营。在这种情况下皇上就派使者拿符节去告诉将军:“我要进营慰劳军队。”周亚夫这才传令打开军营大门。守卫营门的官兵对跟从皇上的武官说:“将军规定,军营中不准驱车奔驰。”于是皇上的车队也只好拉住缰绳,慢慢前行。到了大营前,将军周亚夫手持兵器,双手抱拳行礼说:“穿戴着盔甲之将不行跪拜礼,请允许我按照军礼参见。”皇上因此而感动,脸上的神情也改变了,俯身扶着横木上,派人致意说:“皇帝敬重地慰劳将军。”劳军礼仪完毕后辞去。

  出了细柳军营的大门,许多大臣都深感惊诧。文帝感叹地说:“啊!这才是真正的将军。先前的霸上、棘门的军营,简直就像儿戏一样,匈奴是完全可以通过偷袭而俘虏那里的将军,至于周亚夫,怎么能够被侵犯呢!”长时间对周亚夫赞叹不已。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