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光汇通古镇运营公司(曝光其公司最新内况)

伟光汇通古镇运营公司(曝光其公司最新内况)

四面楚歌,特色小镇专家没有了特色。

栏目 | 文旅商业评论

领域 | 文旅地产

01

山东之殇

2022年,是文旅地产开发商流年不利的一年,以建设运营“假古镇”出名的文旅地产商伟光汇通众多项目也陷入困境。

进入7月,家在济南市长清区的当地人张国伟没能等来家门口济南宋风古城一期的如期营业,而这已经是这座“赝品古城”的第二次延期跳票。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8月1日宋风古城项目在济南开工奠基,由伟光汇通集团开发,投资额达40亿元,项目以宋代济南文化特色古城为核心,建成两年后将提供3000个就业岗位,实现年接待游客量500万人次以上。

济南宋风古城规化图彼时,济南市长清区政府主要领导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作为长清区重点引进的项目,宋风古城预计2019年8月1日开工,力争2020年8月1日一期项目对外开业。

这是济南宋风古城第一次跳票。

此后,按照宋风古城项目规划来看,在2022年5月,古城一期部分区域将会实现营业,在2024年一期项目完全开放。

今年7月,济南宋风古城未能如期开业,第二次跳票。看着方兴未艾的工地,张国伟表示出担忧,“很多人的希望落空了,真怀疑会不会就这样烂尾下去?”

与济南宋风古城情况类似,北京伟光汇通文旅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参股10%的济州古城项目距离当初选址已经过去6年,至今没有任何动静。

据多家媒体报道,2018年7月1日济州古城开工奠基仪式,该项目宣布被列入全省新旧动能转换的重大文旅融合项目,由中国文旅古城运营商伟光汇通旅业投资兴建,建设期限则为2018-2022年。

但殊归同途的是,截至今年5月,有细心网友发现该项目总用地面积已经较规划之初的124公顷缩水为约50公顷,将近三分之二面积蒸发。

这些年,不少伟光汇通的古城在山东平地而起,均难言顺利,其位于临沂的沂州古城、郯国古城也遭遇了不同的纠纷与麻烦。

今年3月2日,国内知名旅游演艺公司——宋城演艺发布公告,指出临沂伟光汇通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多次通过自媒体、媒体发布不实信息,称其沂州古城项目联手宋城集团、建设千古情系列剧场等。

公告显示,宋城演艺从未与沂州古城方面达成任何合作,也从未授权沂州古城项目及其相关单位使用“千古情”商标及品牌。公司拟通过法律途径追究有关单位和个人的法律责任。

同在临沂的郯国古城则是因为景区和商户之间抽成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

有媒体披露,去年,郯国古城景区原本和商户签订了一份联营合同,合同规定对入驻商铺采取抽成方式联营,后来景区突然提高了门槛,不仅提高了抽成比例,还额外增加物业费,导致纠纷加剧。

事实上,沂州古城也发生过类似事情。一位当地市民称,春节期间人流量大,没想到开发商临时涨价,一开始规定好的扣12个点,后来变成了18 5个点。

成立于1996年的伟光汇通在云南、湖北、河南、广西等省份开发运营了将近20个文旅小镇,加上在建和已签约超过50个项目,山东的数个项目却成为了伟光汇通董事长陆学伟的难言之殇。02

“假古镇”与“真地产”

今年春天,从事医护工作的山东人小亥回老家时特别跑了一趟沂州古城,他对这座号称总投资逾100亿元的古城充满了好奇。

在小亥想象中,临沂的沂州古城应该会有穿梭至当年繁盛时期的景象。

但让他遗憾的是,不仅部分景点还处于在建状态,很多店铺也还在招商,零星的几个开业店铺门可罗雀,路上游人更是寥寥无几,街边很多小吃摊位也都空着,一副萧杀模样。

“没有看到任何对古沂州府历史的讲述,”最令小亥不能接受的还是“打着古城的幌子卖别墅,景区内卖房的广告屡见不鲜。”

在伟光汇通全国各地兴建的“假古镇”、“假古城”中,类似的吐槽并不鲜见。

网友对伟光汇通耗巨资修建的“假古镇”并不买账

一位实地参观过许昌曹魏古城的媒体人直言外观样式确实是仿古城,但核心曹魏文化太单薄,“并不是建一座赋诗楼、杜康楼就很曹魏了,许昌是三国文化古都,值得深挖的东西很多,人气不能靠小吃街带动起来,浮于表面,只能成为四不像。”

许昌曹魏古城

伟光汇通集团董事长陆学伟曾解释,今天的伟光汇通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仅仅投资建设和运营彝人古镇的伟光汇通了,“以前我们可能是十年做一个项目,现在可能是一年做十个项目。“

过度的同质化,直接影响了这些古城项目的客流量,尤其是年后,当年假过去,年轻人纷纷回到工作的城市,古城往往一片冷清。

以郯国古城为例,郯国古城刚刚开放时,60元一个人的票价就劝退了很多人,不得已景区推出免门票活动,才吸引了当地人。临近过年,再次收费,降至20元,可年一过,看着骤减的客流量,该不该收费又成了一个问题。

这些年,上述问题一直在持续困扰伟光汇通旗下文旅项目。仅靠当地人,支撑不起古城的客流量,而过度的同质化又无法吸引更多的外地游客。

在伟光汇通的官方表述中,预计游客量一直颇为光鲜,往往500万游客/年起跳,但其项目产品缺乏IP,一旦收取门票,预计入园人数即断崖下降,游客的消费意愿与能力更是成疑。

事实上,伟光汇通全国各地修建的“假古镇”耗资巨大,不仅容易烂尾,且盈利变现能力不佳,但倘若撕开文旅这层“皮”,会发现伟光汇通终归是以文旅的名义“卖房子”。

还是以临沂为例,公开信息显示,伟光汇通与山东东方佳园房地产投资建设的沂州古城、郯国古城、鄪国古城均有配套房产项目出售,且均售价不菲,沂州古城房价更是以35000元领跑临沂房地产市场。

文旅项目乏人问津,地产却频频售出高价,这也难怪很多人质疑伟光汇通开发的古城到底是文旅项目还是地产项目了。03“退出潮”下的金蝉脱壳

近些年,烂尾、停贷、爆雷的民营开发商不在少数,伟光汇通也明显开始力不从心。

透过审计报告披露的惨淡经营数据可以清晰看到,伟光汇通2019年营收约6.08亿元,净利润亏损2.79亿元,资产总计52.37亿元,负债55.17亿元。

截止2020年10月31日,其营业收入直接降至1.33亿,净利润亏损扩大到3亿,资产总计63.73亿,负债总计68.9亿,所有者权益已进一步降至-5.15亿。

当伟光汇通的“假古镇 地产”模式进入瓶颈期,又接连遭遇国资撤资事件。

去年2月25日,全国产权行业信息化综合服务平台的一则公告,让行业再次聚焦伟光汇通。

公告显示,伟光汇通二股东——国开创新资本挂牌转让伟光汇通22%股权,底价为3.24亿元。

此前,在央企、国企“退房”回归主业背景下,2020年,伟光汇通在云南芒市傣族古镇项目的央企合作方——新兴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曾以底价1506.84万元转让所持芒市新兴伟光汇通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46%股权,并于去年4月27日完成退出。

对于在芒市傣族古镇项目开工后仅一年多时间,新兴发展即欲退出的情况,伟光汇通方面曾回复媒体称:“只能透露新兴发展退出只是因为国资委要求所有投资项目回归主业。”

央企退出伟光汇通原因众说纷坛,但对于伟光汇通董事长陆学伟来说,未来将不会再有国字头央企为他签约项目、拿地、银行融资去站台,伟光汇通只能在一片泥淖中孤军奋战。

房地产行业进入“黑铁时代”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伟光汇通也颇有行至水穷处的尴尬,陆学伟左支右绌,在一家家行将爆雷的关联公司船沉前“跳船”。

企查查显示,陆学伟“弃子”楚雄伟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仅在去年就有8次历史被执行人记录,被执行总金额近490万元,法人杨金凯被限制高消费。

楚雄伟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实控人陆学伟可能受此影响,选择在2021年12月6日退出该公司。

这并不是陆学伟第一次“临阵脱逃”。

作为伟光汇通发迹的文旅项目——彝人古镇项目操盘方云南汇通古镇文化旅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从2017年初开始,受资金链问题影响,接连陷入多家公司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历史被执行总金额为8638.5万元。陆学伟选择在2018年退出云南汇通集团股东,成功金蝉脱壳,躲过一劫。

只不过,2022年,陆学伟的“老家”也开始着火。

今年3月4日,伟光汇通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成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22)京0108执2907号,执行标的为550.5万元。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一次陆学伟还会“幸运”逃离吗?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今日话题:你认为伟光汇通距离爆雷还有多远?欢迎在下方留言框与旅界君互动。———— END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